怀念小学时的路,不是那条柏油马路,而是那条我自己挑选的土路,那条从没计算过有多长的路。对于小时候的我,91年至97年还在上小学的我,这条路就是半个世界。
    路上有小河,石桥,农田,村庄,小山,城市,它也同时连接了两个行政区,同时,这头是我家,那边是学校。
    一排排整齐的房子,红色的砖,灰色的瓦,一条4米宽的路从中穿过,11排7号就是我家,大家都叫这里是老宿舍。这里的人不多,所以街里街坊的都认识,都能叫得出名字。这里地处城乡结合处,所以乡村味道和城市风格并存。我从85年出生后的12年都生活在这里,这里就是我的童年,今天23岁的生日,把这段回忆记下来,送给自己。
    从家里出来,走50米,就是一条小河,河里有些污浊,特别是阴天的时候。平常水很浅,但两岸很高,从岸的最高点到河底,有4米,但两岸才7.8米,是个典型的为了引水的渠道,只有下大暴雨的时候河才会涨满,最恐怖的时候河水要莫过河上的小桥,让人分不清水与桥的界限,有次我就差点掉下河去。再说这小桥,之所以说它小桥,不是因为它多小,主要是因为它太简陋了,也很特别。小桥是4根电线杆放倒并搭而成的,用铁丝绑牢,然后,水泥填满缝隙,桥的中间有个不像样的铁门框,很单薄。在这个门框上,邻居曾经将一只凶猛的狼狗吊起来,然后用灌满水的啤酒瓶把它呛死,然后这个叔叔残忍的剥去狗的皮,最后,剥去的狗皮用钉子钉在不远处的石墙上,河里,桥上到处都是鲜红的血,门框上吊着一具白色的尸体,第二天,每家每户都分到了一碗狗肉。
    过了小桥,河边是一个大院子,这里是水泵站,老宿舍的人都叫它“泵房儿”。院子很大,大概有两三百平米,除了不停运转的机器外,这里还有老宿舍唯一的固定电话和看井人张爷爷,大家都到这里打电话。其实那时我家也有电话,那个年代的人们称其为“板儿砖”,爸爸在家时,大家就会拿着“B.B.B.”响着的BP机奔向我家,爸爸不在家时,大家伙儿就只能去张爷爷那儿打电话了,当然,也包括我和妈妈。对了,张爷爷那的电话是那种每播一个数字,都要用手指划半个圈的那种电话,当时觉得太麻烦了,现在想想却觉得很有意思。不能不提院子外边河岸上,张爷爷种得向日葵,太好看了。昂着的大大的金脑袋,细高的绿色腰身。从小桥沿河岸一条线种着,约摸有几十米远,很壮观。
    过了泵房儿,就是一片不大的农田,忧郁城市化进程的推进,这里已经越来越小了,地里种得都是菜。记得那时每天放学回家都会“带”些菜回去,黄瓜,西红柿,茄子,更大的还有圆白菜,菜花,大白菜。沿着这条土路路一直走,左后方是远去的泵房儿,左边是菜地,右边是刚刚说得那条河。很多时候,这条路上都没有人,所以我很爱从这里走,手里拎着小黄帽儿,感觉天是我的,地是我的,摸这儿一下儿,踢那一下儿。土路不是很整齐,下雨后更是泥泞不堪,还有很多蚯蚓乱爬,我不喜欢踩它们,所以一下雨,我准会迟到。
    这段田间小路要占全程的一半,小路的尽头是一个村口,学校的名字就是以这个村子命名的,五里坨小学。有好多同学的家都在这个村里,上下学的时候总会去他们家里玩,吃些东西。路上要如果两个小卖铺儿,一个在村口,主要是出租游戏机玩和卖玩具,另一个卖吃的,冰棍儿什么的。快到学校时还有几个路边小车,他们卖得多是1毛钱1袋的小包装食品,2毛钱的冰棍,好吃的冰葫儿要3毛钱。我总习惯在它们那里买1毛钱的果珍粉末,然后再买个煎饼,最后把粉末洒进去,然后,一个桔子味儿的甜煎饼诞生。
    在村子里走着,你几乎可以看见学校院墙的时候,又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来了。你可以继续沿着墙根儿走下去,可以到学校,也以翻越院墙环绕的小青山,两条路都可以到学校。我通常走山上,山上其实也没有路,都是大石头,这山也不大,大概有不到一百米高,但站在半山腰的时候就能看到学校的全景了,这点我很喜欢。下山的时候是个很平缓的大坡路,狂奔下去,还没停稳,就到了学校了。
    一天四趟,早上上学时背着书包,匆匆忙忙的重新检阅一晚上过后的路,中午下学时复习早上的情景,下午上学时高高兴兴的畅游一路,晚上放学时一路狂奔赴《足球小将》的约。这条小路,全是记忆,我不会忘记,美好的童年时光。



文章来源: 本站原创 引用(0) 阅读(4180)
 
对《想起小时候的路》有 2 条评论
8511dingding 说:
2008/06/03 20:23 Homepage
唉,路平,看你这话,才几个字,我心情也还是起了很大变化。
jumping 说:
2008/06/03 11:03
知道是你写的 貌似是抄的 手痛了没?喔~~好心疼啊
分页: 1/1 第一页 1 最后页
发表评论
昵称

网址

电邮
打开HTML 打开UBB 表情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[注册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