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想这半个月,我不敢相信这都是事实,真的从来没想过24岁的尾声会是这样的度过。甚至,还想过两个人一起庆祝2009年末的本命年生日,一起迎接2010年,更严重的是,还想过努力奋斗到2010年10月10日,一起挽手开始人生的另一段旅程。可是,直到现在,我却还会偶尔产生幻觉,想起很多现在本应顺理成章发生的事情。想到下班赶紧回家,想下车买面包,想打电话问到哪里了,想和谁去哪玩...
     我想起那枚可怜的戒指,被主人戴了不到一天,只能让我为它苦笑;想起买回戒指的那天中午,那一桌子丰盛的菜肴;想起去年8月2日,大家真诚的祝福;想起父亲前几天在病床上,还在谈论他那瓶珍藏的剑南春酒,他还在盼着和那个牙老子一起畅饮,他还在盼望,下一秒钟,那个人就来看他,虽然他明白,他一直盯着门口张望也没有用,她不知道。最后,不管他怎么说我,我都没法开口告诉他,是她自己已经放弃了,不是别人,她离开我们了。可笑的整个过程,可怜的我们大家,可恨的2009。
文章来源: 本站原创 引用(0) 阅读(1287)
 
对《可怜》有 0 条评论
发表评论
昵称

网址

电邮
打开HTML 打开UBB 表情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[注册]